去年今日,金庸去世;漫谈金庸小说的汉奸历史观|中国伪史 满遗 罪恶满清 金庸

defendhome   ·   发表于 2个月前   ·   清朝历史

去年今日,金庸去世;漫谈金庸小说的汉奸历史观

https://mp.weixin.qq.com/s/wrwVIpukWg8DFK7nrcKDDQ

  ---

  金庸本来就是满遗包衣奴才,人品也很低劣,小说中处处夹带私货,洗脑世人而不知。

  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总结分析的很透彻到位!

  尤其是最后的全文总结

  https://mp.weixin.qq.com/s/wrwVIpukWg8DFK7nrcKDDQ

  ---

  弘毅文史  20191031

  2018年10月30日,著名武侠小说作家查良镛(笔名金庸)在香港去世。推荐文章:《漫谈金庸小说中夹带的汉奸私货》

  2018年10月30日,香港传来一个轰动性的消息,靠写武侠小说出名的金庸(本名查良镛)死了。消息一出,网上悼念哀痛之声不绝。确实,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陆刚刚经历过文革,文学界艺术界一片荒芜的时候,包括金庸在内的一大批港台小说家的作品涌入大家视野,确实很吸引人的眼球。而且,金庸的作品,多以侠义包装,主人公顶天立地,一副为国为民甘洒热血的样子。很合民众的胃口。但真的如此吗?我们来分析一下。

  1.《天龙八部》:原来异族也那么可爱,什么“华夷之辨”太狭隘了。

  《天龙八部》的时间背景是北宋后期,金庸首先塑造了一个丐帮帮主乔峰,带领丐帮弟子抵抗辽兵,身先士卒,武艺高强,为人正派,义薄云天,不被美色所诱,可以说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可接下来话锋一转,他的身世揭开了,原来他居然是一个契丹人。这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人一下子措手不及,到底乔峰还是不是我们喜欢的英雄呢?喜欢吧,你就认定异族蛮夷也可以是大英雄;不喜欢全面推翻吧,之前已经把他塑造的如此伟光正高大全了。这样就造成了一个既定事实——蛮夷可以,而且已经是我们的大英雄。——这样就混淆了汉与夷之间的差别,让人不知不觉间中毒——华夷之辨是错误的。

  按理说,以当时宋辽的敌对关系,作为契丹人的乔峰,确实不适合再担任丐帮帮主,中原武林的人怀疑他敌视他,也说得过去。可是小说里却把中原武林人士塑造成昏聩糊涂、蛮不讲理、是非不分、一定要置乔峰于死地的小人。当然,如果没有前面对乔峰的极力吹捧,大家也会觉得中原武林讨厌他很正常。可是现在,英雄形象已经确立了,主角光环也已经戴上了,凡是反对他的人,肯定要被打成反面。于是,乔峰出走辽国,在那里,他遇见了同样与契丹人有仇恨的女真部族,结识了后来金国的创立者完颜阿骨打。在女真人这里,乔峰并没有受到“民族歧视”,他们知道乔峰是契丹人,但仍和他称兄道弟。顺着之前小说对读者思维的引导,此时就会得出一个结论,原来夷狄如此“豁达”,汉人如此“狭隘”,高下立判。

  接下来乔峰又结识了前来打猎的辽国酋长耶律洪基,并凭借其高超的武功,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轻而易举地帮耶律洪基平定了一场大规模叛乱,被耶律洪基封为南院大王。最后,耶律洪基要他帮助自己完成吞并宋朝的宏图伟业(这是子虚乌有的事,历史上的耶律洪基是个昏君,当时的辽国已经腐朽不堪,根本没有能力发动战争。而当时的宋朝哲宗皇帝却颇有作为,在位期间实行新政,多次打败西夏令其臣服,还进军青海,开疆扩土。但在金庸的小说里,把宋朝描绘得天天朝不保夕)乔峰却为两国和平着想,坚决阻止耶律洪基南侵。为此不惜丢官进牢房。读者看到这里,又一次感动了,好伟大的一个夷狄啊。接下来中原群雄也为此而感动,成群结队来燕京搭救乔峰。在战场上,乔峰大义凛然地对中原群雄说什么“你们汉人武功强盛时,也欺负过我们”之类的话。还举了汉武帝征伐匈奴、唐朝攻打契丹的例子,其实这些都是中原王朝面对夷狄入侵所采取的正义反击,在乔峰嘴里却成了汉人欺负他们的所谓“罪证”。

  另外,金庸在此书的另一段中,还借宋哲宗与苏辙的对话,疯狂诋毁汉人历史上的伟大君王汉武帝。众所周知,汉武帝时期,汉朝的文治武功达到全盛,四夷臣服,声威远播。华夏民族有如中天红日,光芒四射。正如电视剧《汉武大帝》开头所说“他建立了一个国家前所未有的尊严,他给了一个族群挺立千秋的自信,他的国号成了一个伟大民族永远的名字。”可以说,汉族这个名字,正是靠汉武帝的非凡功勋确立的。宋哲宗开疆扩土,败西夏,收青海,正是沿着汉武帝的铁血道路走下去的。可金庸却借宋哲宗之口攻击汉武帝,进一步打击汉人的自信。

  《天龙八部》中对汉武帝的诋毁和污蔑

  群雄被辽兵追击,乔峰在雁门关前擒住耶律洪基,逼他撤兵。好吧,大宋江山被一个契丹人挽救了,要不是这个契丹人,如狼似虎的辽国铁骑早就踏遍中原万里河山了。接下来,乔峰自觉愧对祖国,自杀了。结果乔峰死后,还被大宋君臣吃了一回人血馒头。雁门关守将报告宋哲宗,说自己打退了十几万辽兵进攻,击毙辽国南院大王乔峰。被金庸塑造为“昏君”的宋哲宗居然信以为真,给雁门关守将加官进爵,朝廷里大摆筵席庆祝胜利……金庸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此丧心病狂地吹捧夷狄胡虏,造谣抹黑大宋君臣?如果史实是这样,他以此为背景也就罢了,可他完全是无中生有地胡乱编排,其言难恕,其心可诛。

  金庸笔下,宋朝君臣吃乔峰的人血馒头

  2.《二雕》:英雄变汉奸,汉奸成英雄。汉人只有在蒙古人的培养下,才能成器。

  《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基本上可以说是上下集的关系,以南宋中后期为背景,先有郭靖夫妇襄阳抗敌,后有杨过用石子打死蒙古大汗蒙哥,保卫了大宋的半壁江山,确实让人热血了一把。可我们看细节,私货确实不少。首先,汉人的大英雄郭靖,被安排为自幼在蒙古长大,身边都是蒙古“谙达”。潜台词就是汉人的社会是培养不出郭靖这样的英雄豪杰的,最多只能培养出江南七怪这种谁也打不过的废物。只有在“草原文明”的熏陶下,才能召唤出郭靖体内的“狼性”,这种逻辑,和臭名昭著的《狼图腾》如出一辙,只不过金庸把它写得更加隐晦,没有《狼图腾》那么露骨而已。

  从《射雕》书末一直到《神雕》整本,宋蒙双方在襄阳进行了多年的拉锯战,至于驻守襄阳的宋军守将吕文德,则被刻画成了懦弱无能之辈,蒙古人一打来就想开溜,是被郭靖黄蓉揪着上前线的。历史上的吕文德,是抗蒙名将,转战淮西、荆襄、四川多地达30余年,数次击败蒙军,并参与了钓鱼城之战(历史上击毙蒙哥的战役),因战功官至宁武军节度使、卫国公。可金庸为了抬高郭靖,居然把南宋的这位名将丑化得如此不堪。按书中的逻辑,郭靖能死守襄阳多年,与强大的蒙古军队抗衡,实际上是蒙古人培养的结果。只有蒙古人培养出的将领,才能抵挡蒙古人。书中在描写郭靖守卫襄阳和蒙古人作战时,反复强调他曾经是“大蒙古国金刀驸马”、“成吉思汗麾下猛将”。如果没有郭靖,仅凭南宋自己的将领,早就亡国了,和前面的《天龙八部》一样,夷狄再一次拯救了大宋江山。如此侮辱汉人抬高夷狄的文笔,却因为其表面上宣传抗蒙而蒙蔽了很多读者。至今有些人提起金庸作品,只说其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三观不正,殊不知其早年写的二雕便已经开始夹带私货。

  从《射雕》到《神雕》,一次次污蔑抗蒙名将吕文德

  二雕中颠倒黑白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历史上的南宋宰相韩侂胄是主战派,著名的“开禧北伐”就是他极力推动的。给岳飞追封鄂王,贬秦桧为谬丑也是他所为。最终由于前线战事不利,其被投降派趁机刺杀,首级送往金国作为议和的献礼。可以说是为抗金而死的悲情英雄。可《射雕》刚一开始时,把韩侂胄说成是金人的走狗,“能和秦桧做拜把兄弟”。简直是胡说八道。还有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此人在历史上是三姓家奴,自幼在北宋官学读书,中原被金人侵占后,他先后参加伪齐政权和金国的科举考试,只因为仕途不顺,才出家创立全真教,历史上的全真教先后受过金国和蒙元的册封,是女真和蒙古鞑虏推行文化侵略,奴役汉人的帮凶。可在二雕里,王重阳和他的全真教变得民族心爆棚,先抗金后抗蒙。只有赵志敬这样的败类才想投降蒙古人,其实历史上的全真教遍地都是赵志敬。金庸的小说中,把汉奸说成英雄,把英雄打成汉奸的事例比比皆是。书中多次丑化南宋朝廷和汉人文明,除了射雕开头说韩侂胄奉金人之命派兵捉拿郭啸天杨铁心外。江南七怪死后,完颜洪烈也曾勾结宋军捉拿群雄。借黄蓉之口,讽刺孟子。借杨过小龙女的师徒之恋,贬低汉人的伦理道德观。

  杨过和小龙女见到蒙古王子忽必烈后,忽必烈对他们的恋情表示赞赏,他们立刻觉得“蒙古人比汉人好”,并欣然答应前去襄阳刺杀郭靖。如此行径发生在男女主角身上,宣扬的又是什么价值观?为了不伦之恋,可以背叛民族?

  3.《倚天屠龙记》:污蔑民族英雄朱元璋,抹黑大明。张无忌反了一辈子蒙元,最后投入了蒙古郡主的怀抱。

  《倚天屠龙记》是以蒙元末年汉人的复国斗争为背景的,但是在书中,却把历史上真正的驱逐蒙元光复汉人江山的英雄朱元璋刻画成阴险的野心家,胡说朱元璋靠“明教”起家,成势之后设计赶走张无忌,杀害韩林儿,独吞反元果实,大杀明教兄弟,还说徐达也是被其所杀。这属于睁眼说瞎话了。明太祖朱元璋投身反元斗争时,其上级是郭子兴,郭子兴病逝后,朱元璋成为这支义军的首领,他的势力发展壮大,都是其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取得的。并没有认什么明教教主做上级,何来“背叛”之说?要说朱元璋的上级,只有一个名义上的义军领袖韩林儿,但当时韩林儿自己都是刘福通的傀儡,怎么能控制各派群雄?后来刘福通被张士诚所击败,韩林儿在投奔朱元璋的途中溺水身亡。有阴谋论者说韩林儿是被朱元璋杀害,纯属无凭无据地臆测,而金庸的小说里也采纳了这种说法,因为在他的书里,已经把朱元璋定性为阴谋夺权的野心家了,既然能对“张无忌”下手,为啥不能杀韩林儿呢?顺理成章,所谓“用蒸鹅害死徐达”这种满清编造的谣言,也自然而然被金庸所采纳,作为抹黑朱元璋的又一项罪证。

  金庸如此丧心病狂地攻击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给大家的印象就是汉人反抗蒙元的斗争不值得,最终“革命果实”落到了小人手里。而明朝得国不正,日后亡于满清也算顺理成章。大家不要以为我是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后面我分析《碧血剑》《鹿鼎记》,大家看看金庸是怎么通过黑明为满清制造合法性的。而金庸给张无忌设计的结局也很耐人寻味。张无忌被朱元璋耍阴谋赶走后,和蒙古郡主赵敏一起归隐江湖了。原来张无忌反了一辈子蒙元,最后被汉人排挤得伤心离去,还是蒙古人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进一步论证了汉人不该反抗蒙元。

  以反元复国为背景的小说,却污蔑真正的复国英雄明太祖朱元璋

  4.《碧血剑》:诋毁崇祯帝,狂吹皇太极

  我们再看《碧血剑》,时间从元末转到了明末,天下烽烟再起,大明王朝外有满清步步紧逼,内有天灾连连,流民四起。崇祯帝登基后,启用袁崇焕抵御满清,袁崇焕夸下海口“五年平辽”,结果第二年清军就打到了北京城下。再加上其之前越权擅杀皮岛总兵毛文龙,使满清再无后顾之忧,卖米资敌等原因,崇祯帝将其处死。本来袁崇焕误国,被皇帝所杀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到满清乾隆年间,乾隆酋长想起来给袁崇焕这个“敌将”平反。他说“袁崇焕督师蓟辽,虽与我朝为难,但尚能忠于所事,彼时主暗政昏,不能罄其忱悃,以致身罹重辟,深可悯恻。”

  大家注意红字,原来乾隆为袁崇焕平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是目的是为了抹黑以崇祯帝为首的大明朝廷。意思就是说,你们汉人好不容易出了个大英雄,竟然被皇帝给千刀万剐了,这样的国家不该亡吗?这样的昏君不该死吗?那些打着反清复明旗号,为崇祯皇帝戴孝的反清人士,这下没有精神寄托了吧?金庸的这部《碧血剑》也完全继承了乾隆的逻辑,捧袁崇焕,黑崇祯帝。在书中的那些“志士”口中,要誓诛“明帝清酋”,好家伙,把明朝皇帝和满清酋长并列了。让袁崇焕的儿子袁承志为父报仇,不顾强敌压境,一味地与明朝作对,在汉人中搞内斗。最终跟随李自成的大军杀入北京,逼崇祯皇帝在煤山殉国。随后因为李自成猜忌部将李岩,将其杀害,袁承志顿时“心灰意冷”,表示不再卷入中原纷争,跑到海外逍遥快活去了。可当时,吴三桂已经引满清入关,汉人面临着又一场大难,袁承志把明朝折腾亡了,面对满清蹂躏中原,却撒手不管了。这算哪门子大侠?

  疯狂诋毁崇祯帝,顺便重复污蔑明太祖的谎言

  有人说,不对,书里也描写了袁承志到沈阳刺杀过满清酋长皇太极,可见袁承志还是抗清的。袁承志刺杀皇太极这一段,可以说是全书最卑劣的贼文。金庸在这段情节中,大肆美化皇太极和汉奸范文程。编造了二人的对话,说满清如果入主中原,绝不虐杀百姓,还要“轻徭薄赋”,要对汉人“平等相待”,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大家知道,满清在未入关之前,就对占领区内的汉人大肆杀戮,辽东汉人要么被杀,要么沦为奴隶。入关后,更是走到哪杀到哪,扬州十日,屠80万,破江阴,屠17万,嘉定三屠,杀20万,攻广州,屠60万,进四川,杀得当地十室九空,被迫“湖广填四川”。其它小规模的屠杀不计其数,可以说满清的江山是建立在上千万汉人的尸骨之上的。满清入关后,四处圈地,劫掠汉人财产,掳走汉人为奴。终清一代,所谓八旗子弟均享有政治和经济特权,哪里有什么善待百姓、轻徭薄赋、平等相待?金庸对满清的如此暴行都可以如此美化,如果阎崇年挨一巴掌罪有应得,那金庸至少该挨一百个巴掌。

  肉麻般地吹捧鞑酋皇太极和汉奸范文程

  满清入关,血泪遍地

  5.《鹿鼎记》:吹捧糠稀,美化满清殖民侵略。宣扬汉族虚无论。

  《鹿鼎记》更不用说了,完全站在满清鞑子立场。借韦小宝之口,吹嘘糠稀酋长是“尧舜禹汤”,丑化台湾明郑势力,对各路反清义士也是百般讽刺,宣扬异族入侵有理。他把韦小宝设计成扬州人。而当时距满清扬州大屠杀不过二三十年,韦小宝这个扬州人就完全忘了血海深仇,做糠稀的走狗。帮助其除鳌拜、平三藩、灭明郑。

  金庸对韦小宝的身世描写,也很有意思。小说结尾,韦小宝带着七个老婆衣锦还乡时,一位天地会的兄弟见其小人得志,便让他回去问问他娘,自己是满人还是汉人,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宗。我们看看韦小宝向他的母亲—妓女韦春芳打听自己的父亲是谁时,韦春芳是咋回答的:

  哈哈,原来韦小宝是汉满蒙回藏五族大杂烩。也就是说,金庸的底线是,只要不是西洋鬼子,其余夷狄,人尽可爹,都是一样的,而其母韦春芳本身就是个妓女,人尽可夫,这意味着异族统治中原在金庸看来,跟嫖客和妓女没有什么区别,随便谁来都可以,都是一家人。

  而作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韦小宝则是血统不清不白的杂种,谁是爹不清楚,也不重要,在金庸的设定里,韦小宝就是这片土地上的汉人,你韦小宝能说明白你自己是谁吗?这就是金庸想要的结果——民族虚无,彻底瓦解汉族作为一个民族的自尊与自信。

  金庸用这种阴毒的手法,让读者在沉迷于他小说中天花乱坠的情节时,不知不觉就接受了他的私货,国家民族不再重要,血统不再重要,华夷之辨不再重要,汉人与入侵者之间的分别不再重要,是非黑白不再重要。这一点,金庸在其另一篇文章《为什么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吞并中国?》中完全暴露了。

  按此逻辑,日本入侵时我们直接投降,国土岂不是又大了一块?

  6.金庸汉奸思想的根源

  金庸为啥如此不遗余力地美化异族,诋毁汉人呢,这是有历史原因的。金庸的祖上查继佐,就是靠向满清朝廷告发《明史》案,踩着汉人义士的鲜血上位的。此后查家在满清混得风生水起,一门出了七个进士和五个翰林。既然他祖上是投敌汉奸,并靠着出卖乡里才得了富贵,那洗白其它汉奸和投敌组织,便是给自家正名。于是在金庸的作品中,对于降清的众汉奸,如施琅、范文程、吴六奇、马宝、赵良栋、洪承畴等,一概加以开脱回护,对其叛国的苦衷也给予了充足的理解,甚至对其投敌当汉奸的行为持认同,甚至赞颂的态度,将这些家伙塑造成了维护国家稳定的英雄、识时务,让百姓能够尽早从战乱的苦难中挣脱而出的大功臣。2004年,金庸在泉州两度与满清走狗施琅的塑像合影,在镁光灯下,对其景仰崇拜之情几乎难以遏止,之后便在众记者面前大谈自己的历史观:“现在的历史观也有不同了,许多意识都应该改变了。满族与汉族的观念,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云云。其实参拜施琅只不过是个引子,此贼真正的目的,无非还是要当众宣扬自己那“独特”的民族观罢了。在众多降清汉奸中,金庸独独对吴三桂一味贬低、敌视,其中缘由也并不难猜,无非就是因为吴三桂曾经起兵反清,试图复兴汉统,威胁到满人集团对中国的统治罢了。

  金庸与汉奸施琅的塑像合影

  除了大肆撒谎之外,金庸还在自己的小说中竭力美化满清,贬低明朝,甚至到了罔顾事实,对所有的异族都大加吹捧,对所有的汉人王朝都拼命贬低的地步。这些,我在上面对金庸部分作品的分析中提到过,总结起来就是:每个汉人王朝的殿堂上都充斥着一群昏聩无能、尸位素餐的废物,只会掠夺百姓,欺压良善,正经事儿似乎一件也不做。为了丑化汉人王朝,民族英雄吕文德被丑化,守襄阳靠的全是游侠郭靖,朝廷只会在后面掣肘添乱;驱除鞑虏的一代雄主朱元璋被塑造成窃国小人;年仅十七就能用智计铲除阉党的崇祯帝也被说得蠢如猪羊。在金庸的作品中,汉人官吏几乎就没有正面的形象,都是卑鄙无耻的段天德、残酷屠杀契丹百姓的宋兵、被令狐冲戏弄的小丑军官等等,可以说是清一色的人渣;而与之构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英明神武的皇太极、鸟生鱼汤的康熙、豪迈的完颜阿骨打、讲义气的拖雷、精明强干的忽必烈……

  金庸这种种怪论,都有着明确的宣传目的,就是要为满清取明而代营造合理性,甚至冠以正义性——既然汉满蒙回藏都是一家人,而异族人这么好,汉人又这么烂,那满清取明而代,自然就是替天行道的义举。当然,他祖宗投靠满清而升官发财,也就不是啥可耻的事了。

  7.全文结论

  汉奸人渣斯文败类

  ——(END)——


————————————————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遵循CC 4.0 BY-SA版权协议!
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 https://taoook.com/t/1939.html
0 Reply   |  Until 2个月前 | 101 View
LoginCan Publish Content